2018 永远十八岁

  移动端

好久没有搞事情了,宝蛋子携家带口子,领着十八岁的伙伴们提早给大家磕头拜年了要压岁钱了,这是我们年终巨献。十八岁那年我们究竟都在干嘛?
十八岁那年,我讨厌上物理,总是望着窗外发呆,忽然一天发现她的侧脸比窗外好看多了。
十八岁那年,无数节数学课上,伴随着老师背影的是我那口无比香甜的大面包和同桌呼之欲出的口水。
十八岁那年,我记得那个男生总是逗我开心,然后被我毒打,却笑而不语。
十八岁那年,我还是个会举手回答问题的少年。
十八岁那年,我却成为了别人眼中的不良少年。
十八岁那年我有个傻白甜的同桌。
十八岁那年,同桌总是抻着长长的脖子抄我的卷纸,我总要狠狠瞪他一眼,假装不情愿的给他抄,反正——我也不太会。
十八岁那年,放学我要去打球他却说要回家PS2,周旋了很久,结果我们打了球,也踢了实况,然后忘记写作业了。
十八岁那年,我把她举上高高的墙头,目送她翻墙翘课。谢谢她,如今我已经研究生毕业了,她却消失在了茫茫人海。
十八岁那年,我有了不惜一切想保护的和绝对不会放过的事情要做,那时的自己是那么爱憎分明。
十八岁那年,我开始觉得女生发脾气是那么可爱。
十八岁 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我想起了很多人,他们都已经不在我的生活里了,可我十八岁的梦还在。

1 / 99

(1/)  好久没有搞事情了,宝蛋子携家带口子,领着十八岁的伙伴们提早给大家磕头拜年了要压岁钱了,这是我们年终巨献。十八岁那年我们究竟都在干嘛?

(2/)  十八岁那年,我讨厌上物理,总是望着窗外发呆,忽然一天发现她的侧脸比窗外好看多了。

(3/)  十八岁那年,无数节数学课上,伴随着老师背影的是我那口无比香甜的大面包和同桌呼之欲出的口水。

(4/)  十八岁那年,我记得那个男生总是逗我开心,然后被我毒打,却笑而不语。

(5/)  十八岁那年,我还是个会举手回答问题的少年。

(6/)  十八岁那年,我却成为了别人眼中的不良少年。

(7/)  十八岁那年我有个傻白甜的同桌。

(8/)  十八岁那年,同桌总是抻着长长的脖子抄我的卷纸,我总要狠狠瞪他一眼,假装不情愿的给他抄,反正——我也不太会。

(9/)  十八岁那年,放学我要去打球他却说要回家PS2,周旋了很久,结果我们打了球,也踢了实况,然后忘记写作业了。

(10/)  十八岁那年,我把她举上高高的墙头,目送她翻墙翘课。谢谢她,如今我已经研究生毕业了,她却消失在了茫茫人海。

(11/)  十八岁那年,我有了不惜一切想保护的和绝对不会放过的事情要做,那时的自己是那么爱憎分明。

(12/)  十八岁那年,我开始觉得女生发脾气是那么可爱。

(13/)  十八岁 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我想起了很多人,他们都已经不在我的生活里了,可我十八岁的梦还在。